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臨床研究實戰干貨!如何與CDE進行有效溝通?

2020-04-02 17:36:48
   隨著藥品審評審批改革不斷深入,CDE的工作效率得到了行業越來越多的點贊。與此同時,在諸多藥企加大創新藥研發投入的今天,勢必會面臨諸多問題需要與CDE溝通交流,作為申辦方應當如何與CDE進行有效溝通?疫情當下,與監管部門溝通針對新冠病毒肺炎的項目又有何特別之處呢?

   博濟醫藥子公司上海砝碼斯醫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領娣,基于10余年一線臨床醫生和CRO從業經歷,與大家分享她和CDE老師以及臨床專家溝通醫學事務和監管法規的經驗與心得。

在王領娣看來,作為申辦方首先自己要練好內功,具體來說就是三點,即熟悉法規、明確目標、緊扣議題。

熟悉法規

   新版《藥品管理法》已于2019年12月1日正式實施,新版《藥品注冊管理辦法》也將于今年7月起正式生效,再加之2018年9月30日發布的《藥品研發與技術審評溝通交流管理辦法》,這些都是指導申辦方如何與藥品監管部門溝通交流的基本法律法規,是申辦方必須熟悉掌握的。

“面對問題,申辦方首先要從相關法律法規中尋找答案,如若一遇到問題就尋求CDE老師的幫助,不僅是一種低效的交流,同時也是一種擠占審評資源的行為?!蓖躅I娣說。

明確目標

   “要做到明確目標這一點,前提是申辦方必須對自己的品種做到了如指掌。我國每年的新藥申請數量是十分龐大的,相對而言我國的審評資源卻十分緊張,尤其是溝通會的時間十分有限?!?

王領娣認為,申辦方在溝通會提出的問題必須清晰明了,并分析利弊,這樣可以讓審評老師更快更好地了解問題本質,從而更好地幫助申辦方解疑釋惑,給出建議。

緊扣議題

   “申辦方在藥品研發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可能有很多,都想拿出來請審評老師解答,這種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每次溝通交流會的時間是十分短暫的,必須要抓住關鍵性問題,時刻緊扣議題這樣才能深入討論,才有可能把問題說透徹?!?

   王領娣建議申辦方在與CDE老師溝通交流時應當圍繞以下內容展開:

       產品開發目的是什么?

       臨床研究開發計劃是什么?

       圍繞開發目的進行了哪些研究?

       關鍵性臨床研究中是否確實體現了預期的臨床獲益?

       產品安全性是否可接受?

       風險/獲益評估結果如何?

       是否提供了可以明確指導臨床使用的產品說明書?

溝通的一些小技巧

   除了做到上述三點之外,王領娣還在直播間分享了一些可以提高與CDE溝通交流效率的小技巧,總結歸納起來分為認真傾聽、表述簡潔、坦誠相待、把握時間和職業素養5個部分。

認真傾聽

   CDE老師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意義的,一定要認真聽,因為這些都是關注點,都體現著CDE老師的審評思路。

表述簡潔

   申辦方用盡量簡潔的語言把自己的問題陳述清楚,把更多時間留給CDE老師解答,這樣自己可以收獲更多。

坦誠相待

   CDE老師都是十分樂意幫助申辦方解決藥品研發過程中遇到的困難,雙方的最終目的都是希望有更多具有臨床價值的新藥好藥盡快上市,拯救患者,造福人類。 所以,申辦方應當把遇到的情況實事求是地告知CDE老師,這也有助于CDE老師全面了解品種的情況,解答問題才更有針對性,更能抓住問題的本質。

把握時間

   把握時間的本質是要有精準的時間概念。 每次溝通會都是與CDE老師極為難得的交流機會,申辦方一方面要在前期把有關問題進行總結歸納,做到有的放矢,另一方面也要體諒CDE老師的工作強度,盡量做到會議高效高質,不拖沓,不延遲。

職業素養

   申辦方要對法規條款和品種情況十分了解,這就是向CDE老師展現專業素養,也能更好地激發老師的討論熱情。

   疫情項目,特別之處的共性問題

   自疫情爆發以來,很多藥企和CRO公司都開展了針對治療新冠病毒肺炎的項目。這些企業的臨床團隊一廂要忙著撰寫立題依據和臨床方案,另一廂也在積極與CDE保持溝通,明確法規路徑,并與武漢和廣州等地臨床機構協商項目可行性。

   雖然國家藥監局針對新型冠狀病毒項目雖然開通了綠色通道,但依然要遵循新藥研究的法規要求。臨床研究的申請材料應當涵蓋藥物針對冠狀病毒的作用機理、相關體內外數據甚至包括人群早期使用的信息(如醫護人員作為防護使用等)。這樣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說明藥物的早期安全性和初步有效性,更有利于獲得臨床和倫理委員會的批準。

   面對蜂擁而來的疫情相關研究項目,國務院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科研攻關組印發《關于規范醫療機構開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藥物治療臨床研究的通知》(下稱《通知》),對相關問題進行了及時必要的規范。

       一,研究機構必須是新冠肺炎救治定點醫院;

       二,所使用的藥品應為已上市藥品,即老藥新用;

       三,體外或動物實驗數據支持臨床研究;

       四,不能超劑量使用,且預期人體內藥物濃度可以達到體外實驗換算。

   在王領娣看來,這份《通知》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醫療資源嚴重擠兌的現象,將大量臨床價值并不顯著的研究申請擋在門外?!啊锻ㄖ匪信e的臨床研究要求與公司臨床團隊對于新型冠狀病毒項目立項評估的思路基本吻合?!?/FONT>
微乐龙江游戏手机版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广东南粤风采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吉林快3开奖号码今天 海南4十1开奖号码 股票融资杠杆怎么申请 福彩湖北快3走势图 理财通安全吗 甘肃十一选五任5遗漏 华东东方6 1开奖号 p2p投资理财平台有哪些